但愿抱拥世间真绝色

想写什么写什么。

【启副】情逢敌手8(ooc.he.)

没有车,拼命扯情节……
虐,但结局一定会he~
这是倒数第二节了,下一次就要完结了。在这里要说声抱歉了,之前的提纲推翻了很多,因为我实在不忍心再虐小副官了,就让他和佛爷早日修成正果吧~
以人格担保,下一节有糖!!!


“我答应你。”


“老八,怎么了?”张启山看到身边的齐铁嘴忽然抖了一下。
“哎哟……佛爷,我肚子疼,”齐铁嘴捂着肚子陪着笑,“我先离开一会儿啊~”
张启山无奈地摇了摇头。鬼知道他又算出了点什么。

齐铁嘴慌忙跑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他最近几天心里一直有不好的预感,但具体是什么,却又始终说不出来。直到刚才,那种感觉终于强烈的爆发了出来。
不得不认真算一卦了。他想。


张副官觉得,世界末日大抵也就是如此吧。身上压着的人似有千斤重——命运压在了上面——而他所注定的死亡,已经迫近了。他努力从身体里将他的灵魂抽离,他努力地不让那些感觉一遍一遍的碾过他。
他怕自己会疯。

这个世界上,有两种事情最痛苦。一种是被抛弃,一种是性侵犯。
而他,恰好两种都感受到了。
张启山把他逐出门的那个雪夜,他就怕自己会撑不过去。他还有着求生的意念,他还有对张启山能回心转意的期盼。
可是如今,什么都没有了。
若说那夜是他人生的极寒之地,那么此时该是他自决前最痛苦的布景。台风过境般,他的身体就如同被摧毁的破落庄园,已然面目全非,任何方式都无法弥补这场浩劫。
如此,人生哪里是一层一层上台阶或者下台阶。人生明明是踩着一块浮冰去寻找下一块浮冰,永不知岸在何处。而如今,他终于再也找不到他下一步可踏上的浮冰了。

这一段风雨飘摇的爱情里,这一段风雨飘摇的人生里,他最该关照的,本该是他自己。可是为了他,他愿意去死。

张副官始终极不配合,陆建勋不得不时刻都保持警惕。他用枪狠狠压着他的劲动脉,压出了一圈深紫。
“陆长官……”他忽然半睁开眼看着他。这双眼睛使他想起夏日的光照——夏日里尖锐地刺入水中而又摇曳着闪闪散开的光照。那样的明亮耀眼,那样的干净纯粹。
“陆长官……疼……”他甚至对着他撒娇。他用手轻轻的攀上了他握着枪的手。
陆建勋眯起眼。他不可置信的看着他。原来,他在床上是这样的吗。原来,他在自己身下也可以这般情意绵绵吗。他眼前忽然闪过他穿着一身军装的样子,怎样冷酷却依然美丽。而此刻,他含情脉脉间的柔弱,让他彻彻底底的领悟,什么叫做“忽见陌头杨柳色,悔教夫婿觅封侯”。
“求你了……”他楚楚可怜,眼角甚至要溢出泪。

陆建勋把枪随手扔在一旁,发了疯一般啃上他的唇。他觉得,自己要爱上他了。
他最初只是为了欺侮张启山。即使坊间所传言“张副官是张大佛爷的房里人”是假,睡了他的副官照样能使他颜面扫地。若是真的则更好了,他一定知道不少机密,更能成为压垮张启山的筹码,打倒张启山的王牌。而当他开始仔细端详起站在张启山身边的他时,他就愈发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,想要占有他。当他终于得逞,当他终于感受到他的身体有多么美好,也自然而然的贪得无厌起来。可是就在刚才,他第一次看见他的柔弱,他从来没见过的,另一种蚀骨的美,他觉得自己已经开始爱他了。
当他的亲吻开始变得温柔,当他甚至略带怜惜的触摸他的胸口。

就是现在了。

副官猛的抓起方才被陆建勋随意丢在一侧的枪,对着他紧贴着自己的背部就扣动了扳机。

震耳欲聋的枪响。世界清净了。

强大的后坐力震得副官手发麻。

他本以为他会死的。他本以为,子弹会贯穿两人紧贴的身体,留下他此生再也无法洗清辩白的最后时刻。
然而,子弹滞留在了陆建勋的身体里。

推开陆建勋,他感到一阵头晕目眩。他无力的斜靠在了床头。仿佛这一枪用尽了他余生全部的气力。为了杀了他,他也仿佛忍痛了一个世纪。

终于。终于。


齐铁嘴在房间里急得团团转。卦象虽不是大凶,却诡异的很。似乎是有于己不利的人死了,似乎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得以完成,可是却没有吉兆,反而是说不出的阴森诡谲。
天机不可泄露,他不敢继续算下去。但是他隐隐感觉到,次卦一定和张副官有关。

解九爷接到了齐铁嘴从北平发来的电报。当他赶到张府的时候,却没有看到张副官。
“管家,张副官呢?”
“这个……今天一早张副官就不见了。派了人出去找,到现在也没有消息。”管家也甚是焦虑担心。
解九安抚着管家,“你也别太紧张,张副官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“他是怕事情败露,赶在佛爷回来之前跑了吧?”
“啧,还真是没看出来。张副官原来这么放荡。佛爷才去北平多久,他就耐不住寂寞勾搭上了别人。”
“可不是别人。还是咱们‘自己人’呢,长沙的情报官陆建勋啊。”
“陆建勋和佛爷一向面和心不合的啊?张副官怎么……找谁也不该找他啊。”
“你别看他长得一脸英气,实际上,真是个下贱玩意儿。”

不知道什么人躲在隐蔽处的窃窃私语,全都入了解九爷的耳。他瞬间举起枪,干净利落的干掉了他们。
他知道副官绝非这样的人,其中定有原委,或是什么说不得的苦衷。若是当真如此,张副官此刻会在哪儿?陆建勋此刻又在何处?

他忽然想起了齐铁嘴电报最后所解的卦。

矿山!


副官悄悄解决了陆建勋的尸体,又偷溜进了陆府焚了那份机密情报。当一切都处理妥当后,他便想,到底选择在哪里自我了结比较妥帖。

他知道他无法再留在张启山身边了。甚至是,他无法带着这种耻辱继续活下去。
他太在意张启山了。他觉得,即便他不杀他,他再把他赶出门,他也只有死路一条。现在自我了断,应该能将这一切的真相深埋吧。即使还有流言,他也只当以死明志了。他多希望佛爷能明白,他心里没有一刻背叛过他。只是他身不由己。
只是他不能让他受半点风险。他只能毁了自己才能杀了陆建勋,才能焚了情报,才能让他布防官的位置坐得安稳长久。
他知道自己别无选择。
可是他爱到尽头,也无从知晓张启山究竟明白他多少。而他所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,竟然是走出他的人生。
走出他自己的人生。

举起枪,对准自己的胸膛。
眼泪止不住的流。
“佛爷……”

“张副官!!!”
解九爷眼看着副官就要扣动扳机。他冲了过去,直接将他扑倒在地。
“你疯了?!”解九怒不可遏。“佛爷还没回来,你就在这里寻死?!”
“九爷……别说了……”副官满脸是泪。“我没办法,我尽力了……”
“我都知道了。”解九站起来,也将他扶起来。
副官猛的抬头盯着他,眼里尽是恐惧。他死死的抓着解九的衣服,薄薄的唇颤抖着。“九爷……我……”
“不用解释。我相信你。”他平静的看着他,甚至还有些为了宽慰他而流露的微笑。
“不……”副官脸上浮现出凄惨的笑容,转瞬间又沉寂如死灰,“我确实……和他……”
解九心下一震,但他还是保持着平静。“先回去吧。回去慢慢说。”

“张副官,你不必自责。”终于知道了事情始末,解九心里万分的不忍。“你已经为了佛爷牺牲太多了。你没有错,不要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。”
“可是,我真的无法面对他。”副官低着头。
“这件事,现在只有你我二人知道。”解九看着他。“只要你能跨过你心里那道坎。”
“我做不到……”副官蹙着眉。
“那你打算如何?一心寻死?”解九忽然觉得,张副官和佛爷这两个人,平日里都那么精明强干,却是一到关键时刻就犯浑,没有一个能不感情用事。“你怎么就没想过,你死了,佛爷会有多痛苦?你扔下一堆烂摊子,还要我们帮你收拾。”
副官恍然。他从来没想过,他若死了,张启山会如何。他虽然那么爱他,规避起风险来却下意识只考虑自己。他怕他责罚他,怕他抛弃他——即使他死都不怕。他忽然想起,张启山走前握着他的手的温度,对他说的温存的话。
“你没有错。但是你如果实在难受,”解九看着一言不发的张副官,“你放弃他吧。”
副官的心重重的疼了一下。
“做好作为副官分内的事即可。你也就不用觉得对不起他。”
“……好。”他声音有些喑哑。


不出几日,张启山便回来了。副官在火车站侯他,却看到他身边携着一位女子。
“我是尹新月,新月饭店的大小姐,也是……张启山的未婚妻。”尹新月甜甜蜜蜜地抱着张启山的胳膊。明明是在跟张副官说话,她的眼神却一刻未离开张启山。
副官愣了一下。站在一旁的齐铁嘴看到这场景,一面给张启山使眼色,一面朝张副官努嘴。然而,张启山视而不见,张副官的耳畔只是一直回荡着那个声音:
“未婚妻……未婚妻……”

原来,比起自己的身不由己,他已经重新作出了自己的选择。

有时候爱一个人,甚至可以毫不犹豫为他去死。但却好像不可能从不怀疑,动摇,猜忌,怨恨。人本就是反复多疑,这就注定了很多事,只是一念之间。一念之间,他觉得之前的温存都是假的。一念之间,他觉得张启山也许从未喜欢过他。充其量是上司对下属的,偶尔心情好才能想起他的那种关怀。甚至,只当他是私有物品。

他对她客气的微笑,帮她提行李,拉车门,也为他拉车门。他坐在副驾驶上,余光看到尹新月靠在张启山身上,还听到她甜甜地叫着夫君。而他自己只是端坐着,径直看着前路。好像永无尽头的前路。

过分内敛的深情,掌握得太严苛的分寸,在旁人看来都是深不可测的冷漠。起码此刻,在张启山看来,副官眸子里铺满了厚厚的雪。可是他看不到他有一丝不满或者怨恨的情绪,他也看不到他逆来顺受的接受现实。张启山觉得,他的副官好像习以为常的,既无难过,也无祝贺,只有彻头彻尾的冷漠,完完全全的事不关己。没想到只半个月不见,却像是变了一个人。不,也不是变了,像是他们之间的一切暧昧缠绵都从未发生过,他还是曾经那个清冷的张副官。
张启山的心里拧成一团。

“在北平演演就罢了,怎么到长沙你还这个样子?”张启山一进卧室,就甩开尹新月挽着他的手。
“张启山!你干嘛这么粗暴啊!”尹新月揉了揉自己的胳膊,“忘了跟你说,我大伯啊,要看我过了门儿才走。”
张启山一双剑眉瞬间挑起来,“你还真想要我娶你?!”
尹新月不知道从哪儿拿了一袋果脯,一颗一颗丢进嘴里。“没办法啊,既然要演,就演到底呗。”
“演到底?!”张启山觉得自己被骗了。他一抬手就把桌子上的东西全扫了下去。瞬间,叮叮咣咣的尖利声音不绝于耳。“你不是还想要我陪你演一辈子?!”
“呵,”尹新月全然没被这个阵势吓到,她翻着白眼,看着张启山发怒咆哮的样子,“你想得美。”她婷婷袅袅地走到他跟前,抱着臂道:“我不过是得让我大伯相信我真的嫁给了你,好安心回北平去。至于以后,我们自然没关系。”她低头看了着这一地狼藉,凑近张启山,“多大点事,就这么大动干戈。我看出来了,你喜欢你家副官,”她挑了挑唇角,“只恐怕人家心里根本没有你。还有啊,你这什么臭脾气。人家见到我的时候,可没给你我甩脸子。”不等张启山回应,她便伴着轻蔑地笑,出了卧室。

张启山顾不上搭理尹新月。他还是想不明白,为什么一个月不见,张副官就对他如此冷漠。即使责怪他去的太久,或者因为他带女人回家而吃醋,都不该是如此。就好像,他真的对他真的并无深情。

“我说副官呀,”齐铁嘴把手搭在张副官的肩上,“你呀,有话可以跟我说说,一个人憋在心里多难受。”
“八爷,”副官露出两颗兔子牙,把齐铁嘴的手从自己肩上拿下来,“我没什么想说的。”
“哎哟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”齐铁嘴用肩膀碰了碰副官,“和佛爷床都上了不止一次了,装什么没事人。”
“八爷你!”副官有些生气,他握起拳头想打八爷,可是这气不等他出拳,就偃旗息鼓了。

自以为用这颗小小的心脏包裹住了波澜壮阔,给整个心房都围上栅栏,不放出那匹脱缰野马,就不会有人从他假意的冷淡里,拎出滚烫的秘密。却忘记了,他们曾经的情投意合云雨欢愉,是连旁人都尚且不能够否认的。

“八爷,我放弃了。”他咬着唇低下了头。
“你说什么?”齐铁嘴一脸的恨铁不成钢。“就因为那个尹小姐?”
“嗯。佛爷和她很般配。”副官看八爷似乎并不知道那件事,却也就顺着他的话往下说。
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。”齐铁嘴忽然说。
“八爷?!”副官的眼里再一次盛满了兢惧。
“别怕。”他眼神里带着些怜惜,伸手揽了揽他的肩,“你受委屈了。”
“八爷……”副官心里泛起一阵酸涩,他抱住齐铁嘴,嘴唇轻轻地抖。“八爷……我也不想……可是……”
“我知道我知道,”他哄孩子般拍着他的背,“会没事的。”


“尹小姐。”
“八爷?”尹新月看着忽然出现在自己房间的齐铁嘴。“有什么事吗?”
“我有重要的事,要你谈谈。”齐铁嘴甚是认真。
“你说吧。”尹新月站了起来。
“尹小姐可是打算嫁给佛爷?”他开门见山。
“如果我说是呢?”尹新月也并不躲闪。
“还希望,您能再考虑一下。”齐铁嘴不禁皱了皱眉。
“我知道张启山心里有张副官。”尹新月忽然微微笑了一下,“在来长沙之前,我也派人调查过了,张启山目前地位,似乎是岌岌可危。”
“尹小姐想说什么?”
“他既帮我摆脱了彭三鞭,我也不想欠他人情。新月饭店有实力,让他把长沙布防官的位置坐稳。”尹新月还是一样的高傲。但齐铁嘴觉得,她的高傲也并不令人生厌。
“尹小姐有心了。不过张副官已经把一切都处理好了。”
“都处理好了?他还真能干。”尹新月笑了一下,她自己都没有察觉。
“是。不劳尹小姐费心了。”
“所以,他是怎么做到的。”尹新月饶有兴致。“张启山自己尚身陷囹圄,他如何能救他于水火?”
“这其中原委您不需要知道。”
“这样就没意思了。”尹新月撇了撇嘴,“什么都不告诉我,就想把我打发回北平?”
齐铁嘴没说话。
“你说话啊!”尹新月有些急,她拍了一下齐铁嘴,“我今天还非要知道不可!”
齐铁嘴皱起了眉。“尹小姐,这是张副官的私事。”
“私事?”尹新月不屑的笑笑,“你说他帮衬张启山是私事?齐铁嘴你当我傻?我告诉你,想赶我走没那么容易!新月饭店的大小姐,由着你们呼来喝去?!”尹新月的火忽然就上头,狠狠瞪了眼齐铁嘴转身就要走。
“哎哎哎,尹小姐,”齐铁嘴可不想她怒气冲冲的冲出门去拿佛爷或者副官是问。他抓住尹新月的胳膊,“那……请尹小姐千万保密。”齐铁嘴实在不知道,他该怎么对付这个软硬不吃的尹新月。
“没问题。”尹新月旋即转身笑了笑,“我没什么恶意,不过是想知道一下而已。八爷不用这么紧张。”
“副官他……”齐铁嘴实在是难说出口,内心挣扎着,咬了咬牙小声的说,“他用自己的清白换了陆建勋的狗命。”
尹新月震惊得甚至向后退了一步。她本来只是好奇,他大抵有什么旁人想不到的小伎俩,听起来当分外有趣才是。却没想到,现实是如此赤裸无情。
她深深地吸了口气。“八爷,放心,我只当不知道。”

然而张启山已经知道了。
从还在北平的时候,他就觉得齐铁嘴鬼鬼祟祟,不知道私下谋划着什么。回到长沙看到副官冷清的样子,便更是不解。齐铁嘴什么都不和他说,却一会儿跑去副官房里嘀咕,一会儿又跟尹新月说个不停。

不可理喻。

他准备着,要是齐铁嘴再这么下去,他就要拿枪比着他的头,威胁他把一切原原本本说出来。
然而还不等自己的枪比上他的头,他就已经从他嘴里知道了。

他径直冲进了副官的房间。
关着的门被他猛的撞开,撞在了一侧的墙上,发出巨大的响声。
刚脱下衬衣准备睡觉的副官被吓了一跳。他飞快的拿起折好放在床上的衬衣就往身上披。斑斑驳驳的青紫,他不能让他看到。
否则一切都完了。
张启山三步并做两步走到他面前,拽着他的胳膊就将他整个人转了过来,面向自己。
副官紧紧的闭上了眼。

终于。他还是知道了。果然还是躲不过。

他无法欺骗自己,他无法再对张启山摆出一副不冷不热的态度。他无法做到只做他的副官,让他别管自己私下和谁缠绵。

空气都凝固了。

副官却忽然觉得,他不再怕了。无论张启山下一秒做出什么决定,他都接受。
他爱了他整整一生。他了无遗憾。

他感觉到冰冷的枪口比上了他的脖颈。还是不久前陆建勋抵住的那个位置,可是力道全然不同。不同于陆建勋的凶狠,张启山好像只是把枪轻轻地挨上了自己的皮肤。
最后一刻,还是能感觉到他的温柔。
副官紧闭的双眼盈满了泪。



谢谢戳进来看完的太太们!笔芯!
喜欢请给我小红花和小蓝手哦~
虐了小副官这么久,我也心疼啊!!!
一起期待最后一节吧!保证让咱们小副官开开心心的!
么么哒~


评论(45)

热度(1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