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愿抱拥世间真绝色

b站同名。微博:匿檀
想写什么写什么。

翻车好久了enmmm……原谅我懒癌并且今年好忙也没再去整理,不过存稿是有的。小天使们想要文的话私信我邮箱号呦~

最近超爱这几张!

小副官一脸喜悦啊😌


我就想问问小天使们,如果本儿里我把比较露骨的肉剪掉的话,你们会打我吗……

(就不加tag了……小天使们应该有关注我吧嘤嘤嘤)

【启副】饿狼传说


建议与前一视频【情敌】配合食用。


梗概:副官被张启山气到离家出走,要离开长沙却被齐铁嘴拖住。二人住在火车站附近被张启山发现,于是逃往白乔寨。张启山派杀手抓副官,却被副官全剿。他暗中窥伺,看到副官齐铁嘴二人甚密,终于灰心回家。后念及副官大病一场,副官担心张启山,回心转意。


ps.私设副八关系单纯【摊手】


    想用强把副官抓回家是行不通的啊佛爷。


    最后的“夫君”真是深得我心。


    


   小天使们记得发弹幕哟~笔芯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今日最佳!!!

じ☆ve幻:

【副启】佛爷,嫁了吧

【启副】扑火(ooc.he.车)

2018.7.28 我终于肥来改链接啦!

极度ooc

几乎全是肉。耻度高。

万字单篇一章完。

虐。很虐。保护好小心脏啊小天使们。








“你居然……”

“我别无他法。”







“张副官,您再坚持一会,马上就到了。”军车内,一个亲兵坐在副官身边,神情紧张地扶着他。

“我没事……”副官声音细若游丝,一手握拳,一手死死抓着车门扶手。他不住地颤抖着,闭着眼咬紧牙关。

“您要不要先喝口水?”

副官神情痛苦,一直垂着的头小幅度摇了摇。

“请您再坚持一下,回府就叫医生来看。”

“别……”副官抓扯着汽车座椅的坐垫。“我只是不胜酒力又有些晕车,不碍事的……”

“您这恐怕是发烧了。”亲兵极有分寸的用手背挨了挨副官的手。果然滚烫。“您就不要再硬撑着了,应酬再多也是身体重要啊。”

副官扔颤抖着,他紧握着车门扶手的右手指节已泛白,额头上冷汗直往下流。他紧咬下唇抽着气道:“不要紧的……我……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……”



车终于停稳,两个亲兵架着他进了张府。

“怎么回事。”坐在客厅看书的张启山抬头就对上了副官半闭的双眼。

“报告佛爷,张副官发烧了。”

“扶他去卧室,顺便把医生叫来。”

“是。”



张启山放下书。他感觉副官好似有微微偏头看他,又好似没有。

“他今天去哪儿了。”张启山唤了一个常年跟在副官身边的亲兵。

“张副官巡街之后去了徐长兴酒楼,说是陆长官相邀有要事相商。”

“陆建勋?”

“是。”

张启山眸色一沉,微微眯了眯眼睛。“说了什么。”

“他让我们守在酒店门口,所以并不知道谈话具体内容。”

“他带了谁进去?把他叫过来我有话问。”

“张副官是一个人进去的。”

张启山闻言,猛的抬头盯着亲兵,眉目间瞬间透出寒光冷刃般的凌然怒气。

“对不起佛爷。张副官有令我们不得不……”

“下去吧。”



“张副官,您这是……”

“我知道……”副官挣扎着扯住医生的白褂,气息微弱地说:“求您……求您什么也别说……让佛爷来……”

“您这是何必呢?”

“求您了……”



“怎么样了。”张启山推门而入。

“佛爷,”医生一脸惊慌看着张启山。“张副官他……他……”

“佛爷我没事……”床上的副官急忙接话。

“烧退了吗。”张启山看向立在一旁的医生。

“这个……还没有……”

“药已经吃过了,一会儿就好……”副官冲着张启山挣扎着挤出一点儿笑容。

“我问你了吗?”张启山冷冷的目光对上副官迷蒙的双眼。“医生。”

“是……西药已经让张副官服下了。”

“下去吧。”张启山抬了抬眼皮。





预警:虐

https://shimo.im/docs/WVX2gjFLx6IJGc4p

处理完毕,张启山温柔的帮副官穿好睡衣,拥着他入眠。副官假装入睡,实则眯着眼借着一点从窗外透进来的月色看他。我终于得到你了。他满心喟然感动,却又被伤感困住无处逃遁。可是过了今夜,我就要失去你了。他凑近他的身体,认认真真看着他每一寸皮肤的纹理,想要把他整个人都刻在自己心上带走。听着张启山平稳的呼吸,他顺着他的眉心一点一点的轻吻。太爱你了。可是你要娶别人,我也无法再留在你身边。他嘴唇哆嗦着,控制着自己不要落下泪来。不知拥着他吻了多久,只觉得窗外的天空不久之后就要开始麻麻亮了。副官终于起身,含着泪看了他最后一眼。

佛爷。启山。再见了。



“你去哪。”

副官刚走到床前拿衣服,张启山的声音就蓦然响起。闃静黑暗里,张启山平静带着些睡意的声音却显得异常洪亮。副官站在原地,攥着衣服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。

张启山下床就将他打横抱抱回了床上。“睡过了就想跑?”张启山一条手臂压住副官。“门儿都没有。”他将他往自己怀里一收,温热的吻印在他微闭的眼睛上。“乖乖睡觉。”



第二天清晨7点,张启山卧室门被敲响。张启山吻了吻还在睡梦中的副官,用被角掩了掩他的耳朵。随手拿起长裤套上就走过去打开了门。

“佛爷早。”门口立着一个极清秀俊俏的亲兵,十八九岁的样子,还只是个孩子。

“你是。”张启山有些迷惑。

“我叫张海宸。张副官选我做您的新副官。”孩子一脸温暖笑意。

什么?张启山盯着他沉默了几秒钟。

“张副官说他要辞职了,怕没有人胜任副官一职。”孩子完全知道张启山心里像什么似的。

张启山盯着他,那种神态简直就和几年前的张日山一模一样。“他什么时候选的你。”

“一个月前。”孩子微微低了低头,“张副官耐心教了我很多,但是如果我还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,请您别见怪。”说罢,他双手递给张启山一杯茶。“张副官说您早上一定要先用茶。”

活脱脱一个小老婆。张启山瞪大了眼睛蹙着眉。他淡淡接过了茶杯,“你先下去吧。”



张启山说话间,副官猛的惊醒,看着张海宸心下大乱。本来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妥当,又全然不顾颜面痴缠着得到了张启山,却没想到最终自己却睡了过去没能走成。副官愣在了床上。



张启山微微笑着转过了身,“张日山!你能耐上天啊?!”

P.S.之所以起名叫 张海宸 ,是因为忽然想起来“所爱隔山海,山海不可平”。

谢谢戳进来看完的小天使们~

喜欢请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吧~笔芯~

么么哒~

【启副】【启红】情敌(r18.高虐)




最近文难产,就做个视频吧。第一次就这么虐orz




没错,就是一个有家室(副官)还撩名伶(二爷)的渣佛爷的故事。




喜欢发弹幕!么么哒!爱你们~

【启副】情逢敌手本子预售

预售辣预售辣~今晚19:00开始~小天使们看过来~

首先,抱歉让大家久等了~

用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,把字数加到7w+(正文+番外x2),并且几乎删改了全文的一半。

在此保证,该甜的地方绝对比之前甜!很!多!(会有意想不到的大新闻哟)


与他人相抵的滥觞,

终归于同自己角力。

待看遍春花秋月

历经尘寰兴衰

尝透甘酸苦辣

方知故人来。



预购请戳: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id=539855966730


小天使么么哒,爱你萌~





【启副】百粉点梗~

占tag抱歉
最近没有更新,跟小天使们说声抱歉
因为要出本儿,还在疯狂的码字。虽然整体框架没变,但是中间好多内容都有删改,而且也新加了好多内容~个人觉得真的比之前好很多!
目前还没有改好,还在蓄力中!
(不知道如果之前的重新编辑还会不会有人想看呢?)

从9月1正式开始发文,到今天刚好一个月啦~谢谢小天使们的支持!!爱你萌~
已经180+粉了,觉得再不发一个百粉点梗真的有点对不起一直关注我的小天使们,但是到底什么梗,我真的想不出啊(痛哭)
你们有木有想看的梗呀?都砸向我吧!!!
笔芯💗💗💗等你萌

【启副】情逢敌手-婚后小甜饼2(ooc)

情逢敌手 正文 请戳我主页~

出本信息详见 情逢敌手9 ,愿意入的小天使们快快联系我啦~

望食用愉快~


副官最近有点不开心。
因为上峰调来了新的情报官。
张启山任长沙布防官已好些年,此前向来一手遮天,这几年上峰却不知怎的偏偏要塞个情报官进来,和张启山同分一杯羹。副官本觉得自己跟佛爷举案齐眉,这再多一个人,就变了味。

心里虽然一百个不情愿,副官也知礼数不可失。新官上任,接风是必然。“佛爷,应酬归应酬,您少喝点酒。”他替张启山认真系着衣扣。
“夫人放心。”张启山看着他白皙而骨节分明的双手绞绕着,认真的眼神中自有无限柔情。
副官替他系好衣扣,他也帮他理了理衣领。看他着一身军装英姿飒爽,张启山满心溢美之情。

“佛爷,车已经备好了。”管家站在房间门口通报了一声。
“嗯好。”张启山对着管家点了点头,抬手揽着副官往外走。
“佛爷,一会儿是不是得严肃一点?”被搂在怀里的副官抬起头看着张启山。
张启山正要回答什么,却忽然先微笑了一下。“自然。”

“佛爷,请。”候在车旁的司机一见张启山从张府走出来,便恭恭敬敬拉开了车门。
张启山对司机微笑点点头,给副官拉开了车门。“夫人请。”他将手搭在车门框的顶端,护着他以防他碰到头。看着他端端正正坐好,才关好车门,从另一边上车。

一下车,副官便收敛起笑容,跟在了张启山身后随他进了饭店。
张启山刻意停下了脚步,偏了偏头小声对他说:“走我旁边。”

“刘长官,真是抱歉,让您久等。”张启山赶在约定时间前到了包厢,没想到新任情报官却赶在他之前到了。
“哪里。不敢让启山兄候我。”刘建翎谦逊而热情,同张启山握手。
“建翎兄上坐。”张启山伸出手臂示意上位。
“启山兄就别跟我客气了。”刘建翎冲着张启山笑笑,坐在了上座的右手边。“启山兄请坐。”
张启山于是也不再推辞,坐了下来。
刘建翎看了一眼立在张启山身侧的副官,温和客气地说:“张副官?坐吧。”
张启山回过头,冲着副官笑,点点头。
副官于是坐在了张启山的左手边。

觥筹交错间,张启山和刘建翎聊得尽兴开怀,而副官则始终保持着一种恰到好处的微笑。虽然脸上挂着礼貌的笑,他心里却分外别扭。不知道为何第一次见面,张启山就和刘建翎如此投机,他在旁边插不上一句话,跟桌上的插花一般碍眼多余。倒是宁愿瞬间变成透明的,索性融进空气当没他这个人。
虽然从副官脸上丝毫透露不出他心里的瞬息万变,张启山还是感觉到自己冷落了他了。他喝了不少酒,微微有些上头。伸出臂膀摇摇晃晃的就将副官揽在怀里,凑近他的脸。吊顶上巨大的水晶灯明晃晃的照着,熏人的酒味扑面而来,副官即使没喝几杯也觉得脸红。张启山当着新任情报官的面跟他亲昵,让他有些不好意思;加之先前的冷落,副官心一横,决定不给张启山这个面子。
他蓦地拉下脸,严肃的对张启山说:“佛爷,注意分寸。”
一旁的刘建翎神色微妙。
张启山虽然微醺,眼神却还是清明。他饶有兴趣的盯着闹小脾气的副官,盯到他脸色飞红,然后按着他的就头吻了上去。
副官吓了一跳,眼睛倏然放大,看到一边刘建翎的表情很是精彩。他心想,佛爷这是真的喝醉了,当着新任情报官就如此,日后见面岂不尴尬。被张启山紧紧拥着,他试探的挣扎了几下都挣不脱,又怕自己显得太别扭难堪,只好乖乖不动。
一吻毕,张启山依旧眼神清明,对着副官微笑。副官偏过脸,避过刘建翎的眼神,也不看张启山。
“建翎兄见笑了,”张启山揽过副官的肩。“这是我太太。”
刘建翎笑着冲着副官点了点头,“张夫人。失敬失敬。”
就在副官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体面时,刘建翎又说:“启山兄尽管放心,长沙有我守着,不会有问题。”

什么?

副官一下直起身来,盯着张启山。张启山只是看他,笑而不语。
“嫂子也请放心,安心跟启山兄回家一趟。”刘建翎说起话来,总有一种不容置疑的稳妥。
“回家?”副官终于绷不住了,“佛爷你要回哪儿?回东北?”
“傻媳妇儿。”张启山不禁笑了起来。“家里老人可还不知道,我讨了你做媳妇儿啊。”他揉了揉他的头,“建翎是我幼年好友,这次专程把他从成都请来,拜托他关照一下长沙军务,我也好带你回家。”
“可是……”
“可是,光回老家也太单调了。你还想去哪儿?我都陪你。”


喜欢请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哟~
笔芯💗么么哒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