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愿抱拥世间真绝色

b站同名。微博:匿檀。
想写什么写什么。

【启副】扑火(ooc.he.车)

2018.9.17 回来补档了!

极度ooc

几乎全是肉。耻度高。

万字单篇一章完。

虐。很虐。保护好小心脏啊小天使们。








“你居然……”

“我别无他法。”







“张副官,您再坚持一会,马上就到了。”军车内,一个亲兵坐在副官身边,神情紧张地扶着他。

“我没事……”副官声音细若游丝,一手握拳,一手死死抓着车门扶手。他不住地颤抖着,闭着眼咬紧牙关。

“您要不要先喝口水?”

副官神情痛苦,一直垂着的头小幅度摇了摇。

“请您再坚持一下,回府就叫医生来看。”

“别……”副官抓扯着汽车座椅的坐垫。“我只是不胜酒力又有些晕车,不碍事的……”

“您这恐怕是发烧了。”亲兵极有分寸的用手背挨了挨副官的手。果然滚烫。“您就不要再硬撑着了,应酬再多也是身体重要啊。”

副官扔颤抖着,他紧握着车门扶手的右手指节已泛白,额头上冷汗直往下流。他紧咬下唇抽着气道:“不要紧的……我……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……”



车终于停稳,两个亲兵架着他进了张府。

“怎么回事。”坐在客厅看书的张启山抬头就对上了副官半闭的双眼。

“报告佛爷,张副官发烧了。”

“扶他去卧室,顺便把医生叫来。”

“是。”



张启山放下书。他感觉副官好似有微微偏头看他,又好似没有。

“他今天去哪儿了。”张启山唤了一个常年跟在副官身边的亲兵。

“张副官巡街之后去了徐长兴酒楼,说是陆长官相邀有要事相商。”

“陆建勋?”

“是。”

张启山眸色一沉,微微眯了眯眼睛。“说了什么。”

“他让我们守在酒店门口,所以并不知道谈话具体内容。”

“他带了谁进去?把他叫过来我有话问。”

“张副官是一个人进去的。”

张启山闻言,猛的抬头盯着亲兵,眉目间瞬间透出寒光冷刃般的凌然怒气。

“对不起佛爷。张副官有令我们不得不……”

“下去吧。”



“张副官,您这是……”

“我知道……”副官挣扎着扯住医生的白褂,气息微弱地说:“求您……求您什么也别说……让佛爷来……”

“您这是何必呢?”

“求您了……”



“怎么样了。”张启山推门而入。

“佛爷,”医生一脸惊慌看着张启山。“张副官他……他……”

“佛爷我没事……”床上的副官急忙接话。

“烧退了吗。”张启山看向立在一旁的医生。

“这个……还没有……”

“药已经吃过了,一会儿就好……”副官冲着张启山挣扎着挤出一点儿笑容。

“我问你了吗?”张启山冷冷的目光对上副官迷蒙的双眼。“医生。”

“是……西药已经让张副官服下了。”

“下去吧。”张启山抬了抬眼皮。





预警:虐➕肉

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6014176


处理完毕,张启山温柔的帮副官穿好睡衣,拥着他入眠。副官假装入睡,实则眯着眼借着一点从窗外透进来的月色看他。我终于得到你了。他满心喟然感动,却又被伤感困住无处逃遁。可是过了今夜,我就要失去你了。他凑近他的身体,认认真真看着他每一寸皮肤的纹理,想要把他整个人都刻在自己心上带走。听着张启山平稳的呼吸,他顺着他的眉心一点一点的轻吻。太爱你了。可是你要娶别人,我也无法再留在你身边。他嘴唇哆嗦着,控制着自己不要落下泪来。不知拥着他吻了多久,只觉得窗外的天空不久之后就要开始麻麻亮了。副官终于起身,含着泪看了他最后一眼。

佛爷。启山。再见了。



“你去哪。”

副官刚走到床前拿衣服,张启山的声音就蓦然响起。闃静黑暗里,张启山平静带着些睡意的声音却显得异常洪亮。副官站在原地,攥着衣服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。

张启山下床就将他打横抱抱回了床上。“睡过了就想跑?”张启山一条手臂压住副官。“门儿都没有。”他将他往自己怀里一收,温热的吻印在他微闭的眼睛上。“乖乖睡觉。”



第二天清晨7点,张启山卧室门被敲响。张启山吻了吻还在睡梦中的副官,用被角掩了掩他的耳朵。随手拿起长裤套上就走过去打开了门。

“佛爷早。”门口立着一个极清秀俊俏的亲兵,十八九岁的样子,还只是个孩子。

“你是。”张启山有些迷惑。

“我叫张海宸。张副官选我做您的新副官。”孩子一脸温暖笑意。

什么?张启山盯着他沉默了几秒钟。

“张副官说他要辞职了,怕没有人胜任副官一职。”孩子完全知道张启山心里像什么似的。

张启山盯着他,那种神态简直就和几年前的张日山一模一样。“他什么时候选的你。”

“一个月前。”孩子微微低了低头,“张副官耐心教了我很多,但是如果我还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,请您别见怪。”说罢,他双手递给张启山一杯茶。“张副官说您早上一定要先用茶。”

活脱脱一个小老婆。张启山瞪大了眼睛蹙着眉。他淡淡接过了茶杯,“你先下去吧。”



张启山说话间,副官猛的惊醒,看着张海宸心下大乱。本来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妥当,又全然不顾颜面痴缠着得到了张启山,却没想到最终自己却睡了过去没能走成。副官愣在了床上。



张启山微微笑着转过了身,“张日山!你能耐上天啊?!”

P.S.之所以起名叫 张海宸 ,是因为忽然想起来“所爱隔山海,山海不可平”。

谢谢戳进来看完的小天使们~

喜欢请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吧~笔芯~

么么哒~

评论(109)

热度(16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