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愿抱拥世间真绝色

b站同名。微博:匿檀。
想写什么写什么。

【启副/陆副】情逢敌手7(ooc.he.)

2018.9.17 补档


发了这么久,居然还被吞

可以选择不看外链,走情节就好~

看外链的小可爱请保护好小心脏。(但是私设我们小副官应该不算真的被……嗯)

为什么要写陆副?我那么爱小副官我为什么要虐他?我也不知道,可我控制不住我的手啊!!!对不起小副官了哭唧唧。谁让他长得这么美,男人看了都要为他心碎【doge】

但是请相信,这真的真的不是主线!谁让佛爷不带居家必备小副官去北平!(佛爷:你再说一遍?????怪我咯???)



 第二天一早天还未亮,张启山就接到了红夫人发病的消息。二月红一身红衣,连眼睛都是红的,立在张府门前。
“佛爷,请……”二月红脸色苍白,紧咬着牙关。在红衫的衬托下,越发摇摇欲坠,白得像一张纸。
“我都知道了。”张启山双手扶住二月红的肩,“二爷,你就在家安心照顾夫人。我和老八去北平求药。”
“多谢佛爷。”一向泠然的二月红,这回却几乎双膝一软,要跪张启山。
“二爷使不得。”张启山握住二月红的臂膀,“二爷日夜操劳,快回去歇着吧。我和老八即刻启程。”

张启山出门见二月红的时候,副官还没有醒。张启山看他睡得正香,于是没有叫醒他,想着他前一晚太累,就让他好好休息。然而张启山离开没多久,副官就感觉到床另一边空了。虽然极困倦,浑身酸痛得要命,他还是挣扎着下了床。
送走了二月红,张启山一进门就看见副官穿戴整齐立在那里。
“副官,叫八爷来。”张启山的镇定里,还是透出有些许情急的神色。
“是,佛爷。”副官答道。然而刚走了两步,他就感到身下一阵痛,腿一软眼看就要摔倒。
张启山本来低着头思忖北平求药的事,眼神自然没有放在副官身上。然而余光里看到那人的身影忽然倒了下去。他马上冲过去,双臂挽住他的腰将他抱了起来。
“怎么回事?”张启山皱起了眉头。副官的身体此前一直都很好,很少有什么小病小痛。然而似乎也就是那个冬夜,他心情起伏太大,又受了伤受了风寒,此后看起来总觉得有一丝憔悴。再加上自己整夜整夜在他身上寻欢,昨夜甚至让他几近昏迷。张启山心头一紧。他眼前仿佛还飘着二月红那张苍白的,摇摇欲坠的脸。他忽然觉得他能感同身受二爷心里的极端的苦楚与无奈,他太害怕副官的身体有什么闪失。“怎么了?你哪儿不舒服?”张启山的神情里再也没有一点儿的镇定了。
“佛爷,我没事。”副官感觉出了张启山心中的兢惧,“只是忽然觉得疼……”
“哪里疼?特别疼吗?”张启山一听副官说疼,愈发着急起来。“管家!叫医生来!!快!!!”张启山吼道。
“佛爷,我真没事儿。”看张启山此刻紧张样子,副官知道他恐怕是被二爷吓到了,也是被自己吓到了。
“怎么没事?!没事会忽然摔倒?!”张启山更加着急上火,“你这个样子你让我怎么安心去北平?!你让我怎么敢离开你一步?!”
“我没事的佛爷,红夫人的病要紧。”副官是真的觉得自己没什么大碍——不过是他家佛爷太勇猛,让他有点吃不消。
“二爷他家夫人要紧,我张启山的夫人就不要紧了?!他二月红家的夫人还有我和老八去求药,你在这张府里除了我谁还顾得到你?!”
“佛爷!”副官看着越说越焦躁的张启山,实在不得不提高声音打断他。明明是担心,怎么总让人觉得他是在训斥自己。副官心想。“我只是……那里疼……真的不碍事……”他不好意思看张启山,眼神转向了别处。
“……”张启山看着副官略显尴尬的表情,也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。但是毫无疑问的是,他知道,副官在他心里早已不再只是副官了——甚至,比任何人都重。
“佛爷,医生来了!”管家带着两个医生进了门。
“也好。让医生检查一下吧,你没大碍我也能安心。”张启山半抱起副官走向卧室。

“怎么样?”终于等到医生们站起身,张启山便发问。
“副长官的身体稍显虚弱了些。不知道是不是……”医生考虑着措辞。
“我的错,近来让他太疲劳。”张启山并不看着医生。
“是,副长官这段时间还是卧床静养为宜,不要太操劳,也不要……”
“知道了。还有什么吗?”张启山有些烦躁,皱着眉打断了医生的话。
“中药见效慢,而且副长官前阵子也喝了不少了。要不就开几针营养剂调理一下?”
“行。”


“副官,我不在,你照顾好自己。”张启山仍是有些放心不下,他握住他的手,“我叫九爷过来。”
“请佛爷放心,日山没事的。”副官感受到张启山手心的温度。他对他微微的笑,妥帖乖巧。“九爷也是有家室的人,佛爷您就别麻烦九爷了。”
张启山早料定他会拒绝,果不其然。他忧心忡忡的看着他,轻轻摸着他的额头,“那你千万照顾好自己。”

张启山这一走,竟已有半个月有余。所幸有长沙城最好的大夫照料着,红夫人的病是有了些起色。副官身体无碍,但总觉得心里惴惴不安的,却又不知道担心些什么。虽然还是在每个清晨因身边不再有张启山而失落,还是在每个夜晚不可遏制的渴望着,但这些日子到底像水一般,平平缓缓地流过去了。

长沙城风平浪静,百姓安居。

“裘德考先生,您说这药……”
“普通的营养液而已。”
“这么说,张副官的身体也没什么大碍。”
裘德考放下手中的小药瓶,抬起头看着面前的陆建勋。“看来陆长官是想要张副官的命。”
“陆某可从没这么想过,”陆建勋一脸阴鸷的笑,“陆某,想要人。”
“陆长官。张启山的人,恐怕没那么容易弄到手。”裘德考扫了一眼陆建勋。
而陆建勋只是看着裘德考,饶有深意。
“陆长官,我本以为你是个有抱负的人。这样看来,也不过如此。你们中国人有句古话,‘不爱江山爱美人’,看来是没错。”
“裘德考先生,此言差矣。谁说我陆某不要江山?不过是想尝尝鲜罢了。”
裘德考闭上眼,眼前浮现出张副官那张面容姣好的脸。他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额头。
“裘德考先生,还请您帮我这个忙。”
裘德考皱着眉厌弃的斜了一眼陆建勋,“陆长官,点到为止。”


“陆长官,佛爷身体抱恙,您请回吧。”陆建勋一进张府,就被管家拦住了。
“哦?”陆建勋挑了挑眉,“那烦请管家帮陆某代为传达,请启山兄安心静养。”

“看来,张启山确实已经不在长沙了。”陆建勋心想。他于是出了张府,从偏门偷溜了进去。
陆建勋在来之前,就已经让自己身边的医生去张府,借口原来的医生有事,将假本该给张副官注射的营养剂换成了小剂量的麻醉剂。这麻醉剂是他从裘德考那里讨来的,并非普通的麻醉剂。它其中丙泊酚的成分,可以让使用这种全麻药病人意识恢复非常快,且很多人从麻醉中醒来后都有欣快感——麻醉中都会做些美好的梦——比如说,被他占有。
他看着躺在床上的张副官。药效应该已经发作了,他面色潮红,手不时揪着床单。 
张副官脸上是陆建勋从未见过的表情,带着娇媚,莫名的性感诱惑。
陆建勋心中的不满瞬间猛烈的爆发出来。张启山作为九门之首,又是布防官,在长沙一手遮天尚且不够,还要霸着这唇红齿白,分外娇娆的美人日日承欢。
这不,张启山一走,他这娇娆美人可就要独守空房了。

前方陆副,慎入。

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6014512


 “不要——”副官终于受不住,身体猛烈的抽动了几下。他迅速的转过身,对着陆建勋的胸口就是一脚。

“哟,醒了?”虽然陆建勋觉得不够尽兴,但还是克制住了自己。他站起身来,理了理凌乱的军装。
副官狠狠的盯着陆建勋,眼睛里像是有把淬了毒的剑,下一秒就要让陆建勋死在他面前。
“哎哟,小美人儿生气啦?”陆建勋却没有丝毫害怕,用手撩了撩额前的碎发,满不在乎的调笑着。
副官伸手想拿床头柜上的枪,陆建勋见状抢先夺过,上了膛就死死抵住了副官的胸口。
“别动。不然,张启山回来就只能给你收尸了。”陆建勋邪笑着,忽然凑近了副官的脸,“你就算是死了,也照样很好看吧。你家佛爷回来,会不会还舍不得撒手,要抱你上床。”
副官知道陆建勋奸诈狠辣,却没想到他还是个如此无耻下流的色情狂。他一把掐住陆建勋的脖颈,却发现浑身还是使不上劲。
“你有本事就开枪。”他忽然感到绝望,将枪口更狠的压在自己胸口上。
“就这样杀了你也太可惜了,”陆建勋看出了他此刻手无缚鸡之力,把枪拿起来在手指上转了几个圈,“陆某还没尝够呢。”说着,就捏着副官的下巴吻了上去。
副官心里满满都是恶心,他使劲撕咬住陆建勋的嘴唇。鲜血马上溢了出来。
“嘶,”陆建勋猛的推开他,副官的头撞在床头上。“小妞儿挺烈性。”他用手背擦去唇上的血迹。“可是再烈性,不还是乖乖被张启山压在身下肏。”陆建勋看着副官的眼神轻蔑无比——当他看到副官身上满布着欢爱的痕迹,他在他心里就不再是张启山身边那个冷峻高傲的副长官了——他都是装出来的清高冷漠,用以掩饰他的淫荡罢了。说到底,他也不过是张启山身下的玩物。
“你说,如果张启山知道了,他还会要你吗?”陆建勋虽然揣度不出,副官在张启山心里到底有几分重,但他从他刚才的抗拒中能感觉到,副官对他家佛爷必定是很上心。
“你究竟想干什么?!”副官死死地瞪着他。
“都这样了你还看不出我想干什么?”陆建勋简直忍不住笑了起来。他伸手挑了挑副官的下巴,“我想干你啊。”
“滚!”副官用力把他推到一边。
“做个交易如何。”陆建勋抱着臂靠着墙,看着如白玫瑰一般,有些凄艳破败的美感的张副官。“你陪我到张启山回来,我就调回上峰,放过张启山。”
副官怎么也没想到。他本以为,陆建勋是想拿这种丑事要挟他,从他嘴里探寻佛爷的秘密,或者让他自己帮他做一些只有张家人才能做到的事来牵制佛爷。却不成想,他的目标竟然是自己。
“陆建勋,你开什么玩笑?”副官皱着眉,不可置信的瞪着他。
“没错,我临时改主意了。”陆建勋感觉他自己到现在还在回味着。“你够淫荡,我喜欢。”
“你、想、死、吧。”副官咬着牙,恨恨的说。
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。”陆建勋丝毫不介意,他的眼睛一刻都没离开张副官。“能占有你十几天,也不枉我来长沙做了一遭情报官。”
“你痴心妄想。”副官把牙咬的格格响。
“那你就等着张启山回来吧。”陆建勋把玩着手中的枪。“就算我不杀你,他也不会放过你。”他忽然露出极诡谲的笑容。“你说,他会怎么样?痛痛快快一枪毙了你,还是找点人来轮死你?”
“你——”副官的紧握着拳,指甲深深地扣进肉里。他实在听不下去陆建勋如此下流无耻的话。可是他也是真的害怕——他不怕死,但如果可以选,他宁愿张启山一枪崩了他。他是不愿再受辱。各种意义上的受辱。包括张启山看他如同看妓女的眼神。
“不管佛爷怎样对我,我都会接受。”不能将自己的弱点暴露给敌人,副官知道。即使陆建勋的话令他心存忌惮,也一定不能透露出一丝一毫。
“啧啧啧。”陆建勋看戏一般的看着张副官的脸,表情说不出的慨叹。“张启山是怎么调教你的?被他肏就这么爽?你知不知道,你现在就是张启山脚边的一条狗。”
“你会死的很难看的。”副官发狠的看着他。
“哦?”陆建勋甚至笑得弯了弯腰。“小美人儿,你还真是可爱。我手里的东西一旦上交上峰,他张启山性命难保。”
副官的眼睛里有某些东西倏然收缩了一下。他拿不准陆建勋究竟是危言耸听想逼他就范,还是真的已经做到了这种地步。
怎么办……
如果自己不答应,佛爷真的会出事吗。可是自己一旦答应,此后也再无法面对他了。也许答应与否,都只有死路一条。
陆建勋看出来副官心里已经有所动摇了。“你不是很忠心吗。那不妨为你的佛爷做出点牺牲。”他坐在了床边,眼神竟然透出些许温柔。“你难道不觉得,我为了要你而放弃这长沙城,也是莫大的牺牲吗。”
“呵,”副官看着陆建勋那副嘴脸,只觉得恶心。他把头偏向另一边。“不敢。那还请陆长官不要为了我牺牲。”
“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陆建勋终于没了耐心。他将枪死死的抵着副官的颈动脉,凶狠的能将枪捅进去一般。“否则,我既不会放过你,也不会放过张启山。” 


(未完待续)

谢谢戳进来看完的太太们!笔芯!

到底是让陆建勋继续不知死活的欺负小副官直到佛爷回来虐死他,还是让小副官找机会直接利落地干掉他?太太们快评论告诉我啦!!!!

喜欢的话请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吧!爱你萌~

不喜勿喷啊啊啊!


评论(50)

热度(93)